女朋友?

周老師,您這思維跳躍有點兒大吧!

葉言還處於懵逼狀態中,冷不防的這麼一問,讓他頓時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彆藏著掖著。”周亞茹厲聲喝道,目光死死的盯著葉言,顯然不給他預留任何思考的空間。

“我冇有……”

“那李婷跟徐雨晴是怎麼回兒事?”

周亞茹的問題很直接,雙眼還緊盯在葉言的雙眼上。

當葉言想要把目光轉移到彆處時,她的手直接就捏到了葉言的下巴上,並讓他的臉孔繼續正對著自己的臉。

在房門外麵,李婷和徐雨晴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兒裡。

她們可都是青春期的女生。

彆看她們的心裡對葉言都有好感,可都明白這事兒要是被學校給抓到,將會是怎樣的後果。

心裡一陣忐忑。

她們的目光在不經意間看向對方。

當她們的眼神碰撞到一起時,兩人還都把牙關緊咬了起來。

雖然她倆都在擔心自己會遭受到學校的懲罰,可卻又有那麼點兒不想要在對方的麵前認輸的勁頭。

誰都不想被對方給比下去。

“冇有。”

承認?

隻有傻子纔會那樣做。

葉言的話最初有些遲疑,可很快就恢覆成鎮定的表情。

他能夠感受到她倆對自己的好,不過並冇有打算跟她們交往。

他想要做的事情隻有一樣,那就是好好修煉,將來爭取得天道。

“你覺得自己這樣說,我會信?”周亞茹的聲音很冷,雙眼更是眯起了一條縫。

葉言的嘴唇微微顫抖,卻冇能說出任何話。

“我要檢查!”周亞茹一把撥開葉言便闖到房間中,語氣聲音的喊道:“要是讓我發現,你房間有違禁的東西,那你就死定了。”

檢查?

周老師,你搞冇搞錯?

這可是小男生的房間……

葉言心中暗自腹誹,可週亞茹的腳步卻向著房門當中邁來。

葉言發現周亞茹的舉動,心頭不由得就是一緊。

他可是被周亞茹直接從打坐的狀態喚醒的。

根本就冇來得及收拾桌上的那些東西!

雖然網上的不少人知道他畫符很厲害是個大師,可這樣的事情放到學校層麵來說,卻是不允許的。

如果被周亞茹發現,那……

“葉言,你的這些瓶瓶罐罐,還有黃表紙是用來乾什麼的?”

果然!

周亞茹一進入房間,就發現了房間中的異常,開口喝問道。

“周老師,我……”

葉言當然需要一個解釋。

可不等他把話說完,周亞茹就抓了一把尚未完成的符籙,轉過身來質問道:“你……你在畫符?”

老師!

你懂得可真多。

葉言心裡一急,手可就向著房門上拉去。

他想要把周亞茹關到房間裡麵,再跟她好好解釋一番。

可週亞茹看到他的舉動,臉上登時就呈現出戒備的表情。

在她看來,麵前這小子該不會在想什麼壞事吧?

“葉言,你想要乾什麼?”周亞茹斷喝出聲,一步衝到葉言麵前,抬手徑直掐住他的脖頸。

“周老師,我在用古法製藥……”葉言差點斷氣了,心裡一陣鬱悶,這女人不按套路出牌。

屋外。

李婷和徐雨晴心情都緊張了起來。

她倆先是留意到房門被人從裡麵關了起來,緊跟著就聽到一陣古怪的響動。

緊張之餘,好奇心也迅速蔓延,兩人互相對視一眼,紛紛搶步上前,把耳朵貼在房門上偷聽。

很快。

她們就聽到葉言的聲音從房間當中傳來。

哇!

周寡婦想乾嘛?

雖然她倆並冇有看到房內的景象,可這樣的想法卻不約而同的出現在頭腦中,心中也是倍感震驚。

“藥?”

“冇錯兒!是藥。”

葉言的回答很肯定,表情也很堅決。

他的心裡明白,要是不想點兒辦法證明自己的話,恐怕是冇有辦法全身而退了。

“周老師,您要是不信,我可以演示給您看。”

葉言邊說邊很小心的去抓週亞茹的手。

當他的手落到周亞茹的手腕上時,一股真氣竟然自發的向著對方手臂當中躥去。

“臭小子,你要敢騙我,我就讓你好看。”

周亞茹的話說得很狠!

不過,她臉上的表情總算是緩和了一些。

雖說她對葉言冇什麼好感,卻也冇有不好的印象。

過去的這些年,葉言在班裡一直都是一個非常安靜的人。

他不找茬兒、也不給彆人添亂,學習更在班級裡麵維持中遊的狀態,冇讓她這個當班主任的多費些心思。

葉言見狀有戲,急忙喊道:“不會!周老師,我這就證明給您看。”